首页 > 公司动态 > 语文教育未必应如是
语文教育未必应如是
2019-03-11 来源:立思辰大语文加盟公众号


01

缘起:本应不理



前几天在武汉忙发布会的时候,听伙伴说,有一位应如是先生在朋友圈频繁发声攻讦大语文。听罢一笑。文人容易相轻,没必要在意。谁知发布会前后,陆续有几位学生家长询问此事,且对孩子的语文学习应当何去何从颇为疑惑,这才重视起来。柳如是小姐的大名我有耳闻,应如是先生却从没听过,问了武汉的伙伴才知道,是一位在当地做培训的语文教师。本着负责态度,我认真看了家长发来的截图。

微信图片_20190311101817.jpg



我对这位应先生并不了解,自然也毫无成见,但哪怕站在公正立场不谈恶意剐蹭热度的问题,单是文中冷嘲热讽的语气就令人不喜。我以为,如果真正要探讨语文教育,那就该摆出实事求是的姿态,而不是乱扣帽子、哗众取宠,更不必耍这种带着轻佻口气的“XBB”式小聪明。思想再三,还是决定发条朋友圈解答一下家长的疑惑,以正视听。出于基本尊重,没有提这位先生的名字,并为他的私处打上了马赛克。




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谁知今天早晨在去往机场的路上又接到消息,应先生专门针对大语文写了一篇文章,并争分夺秒提前推送,发在了自己的公众号上。

微信图片_20190311101830.jpg

微信图片_20190311101835.jpg

微信图片_20190311101845.jpg

微信图片_20190311101851.jpg




看完之后,我当即决定,正式写篇文章回应一下这位应如是。一来,这篇推文里的常识性和逻辑性的谬误实在太多,极容易对不知情的家长和孩子产生误导,尽管不知道有多少人关注这位老师,但出于教育工作者的基本责任,不容不回;二来,应先生已经把朋友圈言论升级成了公众号发文,还特意提前推送,想来也是希望得到正式有力的回应。


那我便正式回应一番吧,实名探讨总强过背后下脚。写到此处,突然理解了孟子: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


是为缘起。



02

回应:并不如是



在这篇名为《吾爱大语文,吾更爱真理》的文章里,有着大量容易对不知情人士产生严重误导的问题。虽然原文漏洞百出,纠偏工作量极大,但本着对广大家长和学员负责的态度,我将认真逐一回应。


01
所谓“真理三:回归本位是业内共识”


应如是观点一:过去一二十年来的中小学语文教育,恰恰是在人文性彻底压倒工具性的极端状况下进行的。在过度人文化的语文教学下,学生的语文能力并未获得真正提高,反倒有下滑趋势。原因无非是,语文学科遭遇了空心化,避实就虚的文学畅想与人文情怀架空了语文的基本职能。用感悟式的品读替代一句句一段段的语意分析,用文艺腔的表达屏退严密的语法逻辑,最终让语文变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失去了它工具理性的一面。


但并不如是。


纠偏一

对于这个观点,我简直不知道它的出处与底气何在。从理论方面来讲,立思辰大语文和北京师范大学共同成立的全国中小学语文教学创新研究院,正是国家中小学语文教育风向的官方探索者;立思辰大语文创始人窦昕老师和华南区总校长杨宏业本月刚被央视采访,就又接到广州教育局大语文论坛的邀请;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与不少经手制定新课标语文的专家和一线实施教师都是私交很好的朋友,也专门当面问询过语文改革的方向;华东区总校长朱雅特,在北大教育学院读研究生时的专业是教育政策与管理,主要关注教育改革,也曾是国家教育改革小组成员。但以上所有官方机构或权威人士,都公认传统语文教育僵化在对语言的过度偏重上,而对所谓的“过去一二十年过度人文化的语文教学”、“语文学科遭遇了空心化”这样的观点闻所未闻,真不知身在武汉的这位应如是先生,是如何、从哪里把这种“真理”挖出来的。语言文字只不过是语文学习最基础的层面,没人否认它的必要性,只是校内语文教育在这方面已经做了相当多的工作,而在更高层面的文学教育上始终乏力。作为校外培训,不是恰恰应该做补充和拔高的事吗?


从实践方面来讲,在立思辰大语文团队里,仅仅北大毕业的就超过30人,里面不乏全国顶尖高校的教授副教授和哈佛大学博士,也不乏韩杨老师这样的北大自主招生全国语文前1%的超级学霸,包括摘取甘肃高考全省语文最高分143的窦昕老师在内,全都是在过去一二十年来中小学语文教育中的语文学习佼佼者。我们之所以提倡大语文,就是因为在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发现我们全都不是按照传统“重语轻文”的路子把语文学好的,而是在重视阅读与审美、学习文学与文化的过程中提升了兴趣与思维。也不知这位应如是先生,学生时代是如何靠着“严密的语法逻辑”拿到高分的。更何况,有哪个家长和孩子非但没觉得字词句段篇的语言学结构式学习枯燥,反倒觉得学校里“人文化的语文教学过度”的?



应如是观点二:正因为有过这样的教训,由教育部统编的新版语文教材才特意淡化了教材中各个单元的人文主题,强化了语文学科特有的知识点、能力点,使之逐个逐点贯穿始终,体现了语文工具理性的回归,纠偏之意明显。


但并不如是。


纠偏二

2018年1月16日,教育部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新课标教材,直到今天,仍有各方面的不同意见和声音。我们认真学习了多遍提案文件,并当面访谈了众多新课标制定者,得出的结论是这套方案的制定者内部也未达成完全共识,但有一点是百分之百确定的,那就是:这套方案以提高语文核心素养为目的,把语文的面目由长期以来的“知识性学科”还原为“文化性学科”,以四个核心素养(语言习得、思维发展、审美创造、文化传承)为基本目标。


其实,关于中国的语文教育改革的讨论自1999年就开始了。长期以来,中小学的语文教育都把语文变成了一门简单机械的学科,不靠谱的标准答案、僵硬的答题方法、幼稚简单的背诵模式,使得整个教育界对语文的教育都非常不满。2003年出了一版新课标,今年又出了一版新课标,整体思路就是要把语文从僵死的应试教育,向培养能力和灵活运用的素质教育扭转。


作为一名语文老师的应如是先生,关注语文教育改革是理所应当之事,但何以曲解到如此程度?曲解也就罢了,竟扭转炮口反向开炮,把个人的曲解反当作官方声明。


至于应先生所说的“教材特意淡化了各单元的人文主题”,则完全是想当然耳。过去我们学习语文是按单元学习,新政之下改用学习任务群代替学习单元,而且内在逻辑产生了很大区别。比如有整本书的阅读与研讨,就是教学生如何阅读一整本书,而不是片段式地读一篇文章或一首诗,课内课外相结合,不同方法相结合,把一本书读通,这就作为一个任务。再比如当代文化参与、中华传统文化专题研讨,等等。应先生所言的“强化了语文学科特有的知识点、能力点,使之逐个逐点贯穿始终,体现了语文工具理性的回归”,未免差之千里,但凡真正翻看过相关文件和书籍的,均不至此。




应如是观点三:语文的独立性,是以学科分工来看语文,这是现代社会分科教育的常识。语文的基础性,是以中小学的教育属性来看语文,这是教育阶段性划分的常识。语文的工具性,是以走过的教学弯路来看语文,这是语文教学研究界的常识。


但并不如是。


纠偏三

不好意思,这三条都并非业内常识。恰恰相反,每一条都在违反业内常识。应先生所谓“回归本位是业内共识”,也不知道是在哪里注册的“本位”和“业内”。(原谅我写到这里有点牢骚,今天坐了几小时飞机还上了四小时课,如果不是因为应先生文章的常识错误太多,我就不用下课后还劳心劳力地普及常识了)



收拾心情,接下来我继续回应,所谓的语文“基础性”和“独立性”。



02
所谓“真理二:语文是一门基础学科”


应如是观点四:语文是基础教育阶段的一门普通学科,任务是最实际、最基本的语言能力。


但并不如是。


纠偏四

按这个说法,数学也是基础教育阶段的一门普通学科,任务是最实际、最基本的算数能力。这个观点,不知数学界有几人同意。一切基础学科,最根本的都是思维能力,对母语而言尤其如此。如果孩子们像背英文单词、研究英文语法一样学语文,真不知语文教育还怎么进行下去。以此推论,语文就教写字读报,历史就背过往大事,地理就记山川城市,孩子们的思维如何训练、审美如何提升?


事实上,作为母语,语文弥散在我们的生活中,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母语文学都不仅仅是小小的交流工具、或者抒情工具,它本身就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文化的记忆载体,它同时容纳和总结了整个国家之前的所有文明的结晶。所以我们才发现,考语文科目的时候不仅仅是考语言知识,更重要的是通过阅读与写作考查对生活的理解、对历史的理解、对某一个问题的理解。这也是语文难学的真正原因。




应如是观点五:语文是必需品,而非奢侈品;是家常小菜,而非山珍海味;是寻常百姓能用得上的生活工具,而非动辄李白杜甫、醉翁莎翁的精英情趣。


但并不如是。


纠偏五

这个说法完全混淆了校内教育与校外教育。校内教育才是必需品,是针对所有孩子进行的无差别普适教育;但校外教育是营养品和补充品,是针对需要加餐的(如校内知识吃不饱)或有个性化需求(如提不起学习兴趣)的孩子提供的个性化选择。作为校内教育的重要补充、“万类霜天竞自由”,这才是校外教育的意义所在。同样,校内语文教育是必需品,但校外语文教育从来就不是必需品,没有任何孩子必须到校外接受语文培训。如果是一名公立校老师,说出这样的话尚可理解。但作为校外培训机构的老师,却说出“语文是必需品而非奢侈品”这种行外话,要么是无意间露怯,要么就是有意糊弄圈外人士了。更何况,如果“寻常百姓能用得上的生活工具”才算是语文,那他们用不上的“李白杜甫、醉翁莎翁”属于哪个神奇的学科?



03
所谓“真理一:语文是一门独立学科”


应如是观点六:语文,有它自己的专属领域。用新课标的话说,语文学科的首要任务,是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用业内的传统说法来讲,语文学科的主要内容是:字、词、句、段、语、修、逻、文。


但并不如是。


纠偏六

这位应先生喜欢拿新课标来说事,却偷偷把新课标的语文学习的四个层面删掉了三个,是欺负人看不懂吗?新课标提到,语文学习有四个层次:一是语言建构与运用的层次,二是思维发展与提升的层次,三是审美鉴赏与创造的层次,四是文化传承与理解的层次。稍有文化的人都能看出,第一个层次是最基础的部分,后面三个是上层建筑。应先生的这段话,先是避而不谈后三个学习目标,又把语言运用从“最基础任务”替换成“首要任务”,同时犯了断章取义、以偏概全、主次颠倒这三大逻辑问题。如果真的重视字词,就该知道“首要”这个词并非强调次序,而是强调重要性。譬如,钢琴演奏的首要任务是情感共鸣,弹得流畅只不过是基础前提。但若把基础前提说成首要任务,且进而偷换成唯一任务,无异于说谁弹得最流畅谁就是最伟大的钢琴家。自己没有情感也就罢了,还禁止别人加入情感;自己不讲思维提升、审美创造和文化传承也就罢了,还禁止别人去讲,这就相当没道理。



应如是观点七:语文属人文学科,故自带人文色彩,但语文学科的最重要职责,是让学生在语言文字方面具备良好的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简明、连贯、得体的口头表达,准确、清晰、流畅的书面表达,听得懂别人在讲什么,看得懂别人在写什么,这些才是12年语文教育所应解决、所能解决的问题。


但并不如是。


纠偏七

语文学科的最重要职责,从来就不是语言文字层面上的接收与表达,这只是一个最浅层最基础的层面。真正的理解与表达,涉及的是人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就藏在比表层语言更深入的底层密码中。一个人可以听懂“我冷”,但可能不懂在恋爱的时候这句话意味着“求抱抱”,这不是语言能力不行,而是理解能力不够。语文课本里的篇目,如果只接收语言层面,永远不明白文章好在哪里。从语言的角度上讲,鲁迅“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是个病句,但从文学的角度上讲,“的确”是其命运的必然性,“大约”是无人过问的悲剧性,两者叠加,愈显张力。从语言的角度上讲,杨万里的“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是夸西湖,但从文学的角度上讲,这首《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正是杨万里在劝林子方不要远离首都去福州做官,西湖就是在南宋首都杭州,两者相比,方能感知表达的艺术。如果语文的学习自限于字词句段篇,对作者经历和时代环境一无所知,如何能够真正读懂文章,如何能够真正感受和把握作者写作时的心志?两千多年前孟子就有云:“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


语文教育所应解决和能解决的问题,当然包括听得懂别人在讲什么和看得懂别人在写什么。但这里的懂有两个层面。一种懂是每个字词、句子都认识,但对语言文字背后的意思不知所云;还有一种懂是能真正把握作者的情志,并能进而欣赏其中表达的艺术。如果只限于“简明、连贯、得体的口头表达,准确、清晰、流畅的书面表达”,那么听懂看懂的只有第一个层面,那并不是真的懂,而是要么似懂非懂,要么不懂装懂。孩子们语文考试里的阅读篇目,每个字都认识,每个故事都能懂,但只流于表面,对作者意图的分析理解不到位,更不会鉴赏,这些丢分之处的关键,就在于他们的“懂”都只停留在应老师提倡的那种“懂”上。传统语文学习之所以失效、无趣,正是由于太多老师拘泥于刻板的语言教学,甚至有人自己也没弄懂,又怎么指望把孩子教得透彻呢?



应如是观点八:语文课不是文学课、思想课、历史课,更不能变成文科综合,否则就沦为了四不像。学科的尊严源于它的独立性。抢着种别人的田,只会荒了自己的地,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并不如是。


纠偏八

语文是一门独立的学科,不等于说语文是一门孤立的学科。就好比任何一个独立的国家都需要对外开放交流,固步自封、闭关锁国是没有发展的,不管是国家、学科,还是个人,都是如此。哪怕单从语文学科内部来讲,语文也从来不是字词句段篇的一亩三分地。任何一个国家的母语系,比如说中国的中文系、日本的日文系,讲述的都不仅仅是文学,而是整个国家的历史和文明,而文学本身也是历史和文明的承载物。文史哲从来不分家,“文学”这个词,本身就包含着大量的文史哲的内容,所以谈到中国古代的典籍,我们很难分辨哪个是文学,哪个不是文学。《史记》、《左传》是文学吗?它们肯定是文学,但它们本来是史书。也有大量的哲学性的作品,比如说《论语》、《庄子》,语文课本里都要学,但它们原来是哲学。如果从语言文字层面捋顺字词句段篇就够了,旗帜鲜明地在语文学习中去掉所有的史学因素和文化因素,追求子虚乌有的所谓“语文的纯粹性”,那中国古往今来最好的文学、最经典的文化该如何传承?


至于所谓“语文学科的尊严”,这个提法太好笑了。我从没听任何一位业内优秀人才要维护所谓学科尊严的。打不赢就怪别人侮辱自己尊严的事,已经多年未见了。如果一个学科真的有尊严,那也是靠着深度的认知、广泛的传播、丰富的创造、普遍的热爱,而不是靠因循守旧、食古不化来声明一个所谓“尊严”出来。学生爱学,老师自然有尊严;学生听睡着了,老师把脸上贴满“尊严”也没用。真正的尊严不需要喊出来,稍微被新事物冲击一下便吆喝着要“维护尊严”的,多不过是用来消除自己由于不自信带来的扭曲的恐惧感罢了。




03

结论:实事求是




逐条回应完之后,我想谈谈自己在此事件中的感想。


第一,切勿轻言真理。人是很容易迷信一些东西的,当发现自己坚信的事物可能有错时,正确的态度是敞开心胸、明辨是非,而不是把自己认为对的事物想当然冠以不容辩驳的“真理”之名来压制异见,那是法西斯的做法。就连“更爱真理”的亚里士多德,后来都被证明错误百出,应如是先生又怎能把本就“料想应如是”的事情当做真理呢?


第二,拒绝哗众取宠。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作为一名老师,如果把个人好恶展示在一众学生和家长面前,那就意味着会影响许许多多的孩子,所以发言前一定要慎重思考,小心推敲,并做好被公开质疑的准备。如果有对语文教育的不同观点,欢迎交流探讨,但前提是本着一颗热爱语文、热爱教育的初心,而非出于市场利益的考量,更不是靠炒作或蹭热度来博取眼球。如果是真心热爱语文教育的人,我也不拒绝私下交流、各抒己见,免得孩子们无所适从,也免得我下课后还要在电脑旁敲这六七千字。毕竟还要好好教学,没有那么多时间论战。


第三,不要口是心非。应先生的这篇文章,题目就很怪:《吾爱大语文,吾更爱真理》。且不谈这题目暗讽大语文站在了真理的对立面,单从逻辑上就讲不通。亚里士多德说“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是因为他尊敬自己的老师柏拉图的人格,却无法认同柏拉图的某些观点。应先生一开篇就说“作为一名文科男,吾深爱大语文”,倘若不是虚辞,又何故将它推至“真理”的对立面呢?如果大语文真的站在了“真理”的对立面,又有何可爱?我猜想,应先生是了解文学之美的,可能由于某些执念,始终把自己架在了另外的立场上吧。


第四,语文不是游戏。执着于语言的聪明人,很容易把语文当成文字的游戏。我想说,语言文字的巧妙和精深仅仅是语文魅力的其中之一,而且绝非最重要的一种。语文是我们民族的思维工具和底层密码,不管是暗讽XBB,还是讨论“猥琐”一词的几种用法,都和孔乙己炫耀“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种写法”一样,不是大才所为。正如我这篇文章的三个标题里藏着“应如是”三字一样,动动小脑筋而已,没什么了不起。


邵鑫   2018年11月1日

首页 > 公司动态 > 语文教育未必应如是
语文教育未必应如是
2019-03-11


01

缘起:本应不理



前几天在武汉忙发布会的时候,听伙伴说,有一位应如是先生在朋友圈频繁发声攻讦大语文。听罢一笑。文人容易相轻,没必要在意。谁知发布会前后,陆续有几位学生家长询问此事,且对孩子的语文学习应当何去何从颇为疑惑,这才重视起来。柳如是小姐的大名我有耳闻,应如是先生却从没听过,问了武汉的伙伴才知道,是一位在当地做培训的语文教师。本着负责态度,我认真看了家长发来的截图。

微信图片_20190311101817.jpg



我对这位应先生并不了解,自然也毫无成见,但哪怕站在公正立场不谈恶意剐蹭热度的问题,单是文中冷嘲热讽的语气就令人不喜。我以为,如果真正要探讨语文教育,那就该摆出实事求是的姿态,而不是乱扣帽子、哗众取宠,更不必耍这种带着轻佻口气的“XBB”式小聪明。思想再三,还是决定发条朋友圈解答一下家长的疑惑,以正视听。出于基本尊重,没有提这位先生的名字,并为他的私处打上了马赛克。




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谁知今天早晨在去往机场的路上又接到消息,应先生专门针对大语文写了一篇文章,并争分夺秒提前推送,发在了自己的公众号上。

微信图片_20190311101830.jpg

微信图片_20190311101835.jpg

微信图片_20190311101845.jpg

微信图片_20190311101851.jpg




看完之后,我当即决定,正式写篇文章回应一下这位应如是。一来,这篇推文里的常识性和逻辑性的谬误实在太多,极容易对不知情的家长和孩子产生误导,尽管不知道有多少人关注这位老师,但出于教育工作者的基本责任,不容不回;二来,应先生已经把朋友圈言论升级成了公众号发文,还特意提前推送,想来也是希望得到正式有力的回应。


那我便正式回应一番吧,实名探讨总强过背后下脚。写到此处,突然理解了孟子: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


是为缘起。



02

回应:并不如是



在这篇名为《吾爱大语文,吾更爱真理》的文章里,有着大量容易对不知情人士产生严重误导的问题。虽然原文漏洞百出,纠偏工作量极大,但本着对广大家长和学员负责的态度,我将认真逐一回应。


01
所谓“真理三:回归本位是业内共识”


应如是观点一:过去一二十年来的中小学语文教育,恰恰是在人文性彻底压倒工具性的极端状况下进行的。在过度人文化的语文教学下,学生的语文能力并未获得真正提高,反倒有下滑趋势。原因无非是,语文学科遭遇了空心化,避实就虚的文学畅想与人文情怀架空了语文的基本职能。用感悟式的品读替代一句句一段段的语意分析,用文艺腔的表达屏退严密的语法逻辑,最终让语文变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失去了它工具理性的一面。


但并不如是。


纠偏一

对于这个观点,我简直不知道它的出处与底气何在。从理论方面来讲,立思辰大语文和北京师范大学共同成立的全国中小学语文教学创新研究院,正是国家中小学语文教育风向的官方探索者;立思辰大语文创始人窦昕老师和华南区总校长杨宏业本月刚被央视采访,就又接到广州教育局大语文论坛的邀请;我身边也有一些朋友,与不少经手制定新课标语文的专家和一线实施教师都是私交很好的朋友,也专门当面问询过语文改革的方向;华东区总校长朱雅特,在北大教育学院读研究生时的专业是教育政策与管理,主要关注教育改革,也曾是国家教育改革小组成员。但以上所有官方机构或权威人士,都公认传统语文教育僵化在对语言的过度偏重上,而对所谓的“过去一二十年过度人文化的语文教学”、“语文学科遭遇了空心化”这样的观点闻所未闻,真不知身在武汉的这位应如是先生,是如何、从哪里把这种“真理”挖出来的。语言文字只不过是语文学习最基础的层面,没人否认它的必要性,只是校内语文教育在这方面已经做了相当多的工作,而在更高层面的文学教育上始终乏力。作为校外培训,不是恰恰应该做补充和拔高的事吗?


从实践方面来讲,在立思辰大语文团队里,仅仅北大毕业的就超过30人,里面不乏全国顶尖高校的教授副教授和哈佛大学博士,也不乏韩杨老师这样的北大自主招生全国语文前1%的超级学霸,包括摘取甘肃高考全省语文最高分143的窦昕老师在内,全都是在过去一二十年来中小学语文教育中的语文学习佼佼者。我们之所以提倡大语文,就是因为在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发现我们全都不是按照传统“重语轻文”的路子把语文学好的,而是在重视阅读与审美、学习文学与文化的过程中提升了兴趣与思维。也不知这位应如是先生,学生时代是如何靠着“严密的语法逻辑”拿到高分的。更何况,有哪个家长和孩子非但没觉得字词句段篇的语言学结构式学习枯燥,反倒觉得学校里“人文化的语文教学过度”的?



应如是观点二:正因为有过这样的教训,由教育部统编的新版语文教材才特意淡化了教材中各个单元的人文主题,强化了语文学科特有的知识点、能力点,使之逐个逐点贯穿始终,体现了语文工具理性的回归,纠偏之意明显。


但并不如是。


纠偏二

2018年1月16日,教育部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公布了新课标教材,直到今天,仍有各方面的不同意见和声音。我们认真学习了多遍提案文件,并当面访谈了众多新课标制定者,得出的结论是这套方案的制定者内部也未达成完全共识,但有一点是百分之百确定的,那就是:这套方案以提高语文核心素养为目的,把语文的面目由长期以来的“知识性学科”还原为“文化性学科”,以四个核心素养(语言习得、思维发展、审美创造、文化传承)为基本目标。


其实,关于中国的语文教育改革的讨论自1999年就开始了。长期以来,中小学的语文教育都把语文变成了一门简单机械的学科,不靠谱的标准答案、僵硬的答题方法、幼稚简单的背诵模式,使得整个教育界对语文的教育都非常不满。2003年出了一版新课标,今年又出了一版新课标,整体思路就是要把语文从僵死的应试教育,向培养能力和灵活运用的素质教育扭转。


作为一名语文老师的应如是先生,关注语文教育改革是理所应当之事,但何以曲解到如此程度?曲解也就罢了,竟扭转炮口反向开炮,把个人的曲解反当作官方声明。


至于应先生所说的“教材特意淡化了各单元的人文主题”,则完全是想当然耳。过去我们学习语文是按单元学习,新政之下改用学习任务群代替学习单元,而且内在逻辑产生了很大区别。比如有整本书的阅读与研讨,就是教学生如何阅读一整本书,而不是片段式地读一篇文章或一首诗,课内课外相结合,不同方法相结合,把一本书读通,这就作为一个任务。再比如当代文化参与、中华传统文化专题研讨,等等。应先生所言的“强化了语文学科特有的知识点、能力点,使之逐个逐点贯穿始终,体现了语文工具理性的回归”,未免差之千里,但凡真正翻看过相关文件和书籍的,均不至此。




应如是观点三:语文的独立性,是以学科分工来看语文,这是现代社会分科教育的常识。语文的基础性,是以中小学的教育属性来看语文,这是教育阶段性划分的常识。语文的工具性,是以走过的教学弯路来看语文,这是语文教学研究界的常识。


但并不如是。


纠偏三

不好意思,这三条都并非业内常识。恰恰相反,每一条都在违反业内常识。应先生所谓“回归本位是业内共识”,也不知道是在哪里注册的“本位”和“业内”。(原谅我写到这里有点牢骚,今天坐了几小时飞机还上了四小时课,如果不是因为应先生文章的常识错误太多,我就不用下课后还劳心劳力地普及常识了)



收拾心情,接下来我继续回应,所谓的语文“基础性”和“独立性”。



02
所谓“真理二:语文是一门基础学科”


应如是观点四:语文是基础教育阶段的一门普通学科,任务是最实际、最基本的语言能力。


但并不如是。


纠偏四

按这个说法,数学也是基础教育阶段的一门普通学科,任务是最实际、最基本的算数能力。这个观点,不知数学界有几人同意。一切基础学科,最根本的都是思维能力,对母语而言尤其如此。如果孩子们像背英文单词、研究英文语法一样学语文,真不知语文教育还怎么进行下去。以此推论,语文就教写字读报,历史就背过往大事,地理就记山川城市,孩子们的思维如何训练、审美如何提升?


事实上,作为母语,语文弥散在我们的生活中,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母语文学都不仅仅是小小的交流工具、或者抒情工具,它本身就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文化的记忆载体,它同时容纳和总结了整个国家之前的所有文明的结晶。所以我们才发现,考语文科目的时候不仅仅是考语言知识,更重要的是通过阅读与写作考查对生活的理解、对历史的理解、对某一个问题的理解。这也是语文难学的真正原因。




应如是观点五:语文是必需品,而非奢侈品;是家常小菜,而非山珍海味;是寻常百姓能用得上的生活工具,而非动辄李白杜甫、醉翁莎翁的精英情趣。


但并不如是。


纠偏五

这个说法完全混淆了校内教育与校外教育。校内教育才是必需品,是针对所有孩子进行的无差别普适教育;但校外教育是营养品和补充品,是针对需要加餐的(如校内知识吃不饱)或有个性化需求(如提不起学习兴趣)的孩子提供的个性化选择。作为校内教育的重要补充、“万类霜天竞自由”,这才是校外教育的意义所在。同样,校内语文教育是必需品,但校外语文教育从来就不是必需品,没有任何孩子必须到校外接受语文培训。如果是一名公立校老师,说出这样的话尚可理解。但作为校外培训机构的老师,却说出“语文是必需品而非奢侈品”这种行外话,要么是无意间露怯,要么就是有意糊弄圈外人士了。更何况,如果“寻常百姓能用得上的生活工具”才算是语文,那他们用不上的“李白杜甫、醉翁莎翁”属于哪个神奇的学科?



03
所谓“真理一:语文是一门独立学科”


应如是观点六:语文,有它自己的专属领域。用新课标的话说,语文学科的首要任务,是致力于培养学生的语言文字运用能力;用业内的传统说法来讲,语文学科的主要内容是:字、词、句、段、语、修、逻、文。


但并不如是。


纠偏六

这位应先生喜欢拿新课标来说事,却偷偷把新课标的语文学习的四个层面删掉了三个,是欺负人看不懂吗?新课标提到,语文学习有四个层次:一是语言建构与运用的层次,二是思维发展与提升的层次,三是审美鉴赏与创造的层次,四是文化传承与理解的层次。稍有文化的人都能看出,第一个层次是最基础的部分,后面三个是上层建筑。应先生的这段话,先是避而不谈后三个学习目标,又把语言运用从“最基础任务”替换成“首要任务”,同时犯了断章取义、以偏概全、主次颠倒这三大逻辑问题。如果真的重视字词,就该知道“首要”这个词并非强调次序,而是强调重要性。譬如,钢琴演奏的首要任务是情感共鸣,弹得流畅只不过是基础前提。但若把基础前提说成首要任务,且进而偷换成唯一任务,无异于说谁弹得最流畅谁就是最伟大的钢琴家。自己没有情感也就罢了,还禁止别人加入情感;自己不讲思维提升、审美创造和文化传承也就罢了,还禁止别人去讲,这就相当没道理。



应如是观点七:语文属人文学科,故自带人文色彩,但语文学科的最重要职责,是让学生在语言文字方面具备良好的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简明、连贯、得体的口头表达,准确、清晰、流畅的书面表达,听得懂别人在讲什么,看得懂别人在写什么,这些才是12年语文教育所应解决、所能解决的问题。


但并不如是。


纠偏七

语文学科的最重要职责,从来就不是语言文字层面上的接收与表达,这只是一个最浅层最基础的层面。真正的理解与表达,涉及的是人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就藏在比表层语言更深入的底层密码中。一个人可以听懂“我冷”,但可能不懂在恋爱的时候这句话意味着“求抱抱”,这不是语言能力不行,而是理解能力不够。语文课本里的篇目,如果只接收语言层面,永远不明白文章好在哪里。从语言的角度上讲,鲁迅“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是个病句,但从文学的角度上讲,“的确”是其命运的必然性,“大约”是无人过问的悲剧性,两者叠加,愈显张力。从语言的角度上讲,杨万里的“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是夸西湖,但从文学的角度上讲,这首《晓出净慈寺送林子方》正是杨万里在劝林子方不要远离首都去福州做官,西湖就是在南宋首都杭州,两者相比,方能感知表达的艺术。如果语文的学习自限于字词句段篇,对作者经历和时代环境一无所知,如何能够真正读懂文章,如何能够真正感受和把握作者写作时的心志?两千多年前孟子就有云:“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


语文教育所应解决和能解决的问题,当然包括听得懂别人在讲什么和看得懂别人在写什么。但这里的懂有两个层面。一种懂是每个字词、句子都认识,但对语言文字背后的意思不知所云;还有一种懂是能真正把握作者的情志,并能进而欣赏其中表达的艺术。如果只限于“简明、连贯、得体的口头表达,准确、清晰、流畅的书面表达”,那么听懂看懂的只有第一个层面,那并不是真的懂,而是要么似懂非懂,要么不懂装懂。孩子们语文考试里的阅读篇目,每个字都认识,每个故事都能懂,但只流于表面,对作者意图的分析理解不到位,更不会鉴赏,这些丢分之处的关键,就在于他们的“懂”都只停留在应老师提倡的那种“懂”上。传统语文学习之所以失效、无趣,正是由于太多老师拘泥于刻板的语言教学,甚至有人自己也没弄懂,又怎么指望把孩子教得透彻呢?



应如是观点八:语文课不是文学课、思想课、历史课,更不能变成文科综合,否则就沦为了四不像。学科的尊严源于它的独立性。抢着种别人的田,只会荒了自己的地,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


但并不如是。


纠偏八

语文是一门独立的学科,不等于说语文是一门孤立的学科。就好比任何一个独立的国家都需要对外开放交流,固步自封、闭关锁国是没有发展的,不管是国家、学科,还是个人,都是如此。哪怕单从语文学科内部来讲,语文也从来不是字词句段篇的一亩三分地。任何一个国家的母语系,比如说中国的中文系、日本的日文系,讲述的都不仅仅是文学,而是整个国家的历史和文明,而文学本身也是历史和文明的承载物。文史哲从来不分家,“文学”这个词,本身就包含着大量的文史哲的内容,所以谈到中国古代的典籍,我们很难分辨哪个是文学,哪个不是文学。《史记》、《左传》是文学吗?它们肯定是文学,但它们本来是史书。也有大量的哲学性的作品,比如说《论语》、《庄子》,语文课本里都要学,但它们原来是哲学。如果从语言文字层面捋顺字词句段篇就够了,旗帜鲜明地在语文学习中去掉所有的史学因素和文化因素,追求子虚乌有的所谓“语文的纯粹性”,那中国古往今来最好的文学、最经典的文化该如何传承?


至于所谓“语文学科的尊严”,这个提法太好笑了。我从没听任何一位业内优秀人才要维护所谓学科尊严的。打不赢就怪别人侮辱自己尊严的事,已经多年未见了。如果一个学科真的有尊严,那也是靠着深度的认知、广泛的传播、丰富的创造、普遍的热爱,而不是靠因循守旧、食古不化来声明一个所谓“尊严”出来。学生爱学,老师自然有尊严;学生听睡着了,老师把脸上贴满“尊严”也没用。真正的尊严不需要喊出来,稍微被新事物冲击一下便吆喝着要“维护尊严”的,多不过是用来消除自己由于不自信带来的扭曲的恐惧感罢了。




03

结论:实事求是




逐条回应完之后,我想谈谈自己在此事件中的感想。


第一,切勿轻言真理。人是很容易迷信一些东西的,当发现自己坚信的事物可能有错时,正确的态度是敞开心胸、明辨是非,而不是把自己认为对的事物想当然冠以不容辩驳的“真理”之名来压制异见,那是法西斯的做法。就连“更爱真理”的亚里士多德,后来都被证明错误百出,应如是先生又怎能把本就“料想应如是”的事情当做真理呢?


第二,拒绝哗众取宠。没有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作为一名老师,如果把个人好恶展示在一众学生和家长面前,那就意味着会影响许许多多的孩子,所以发言前一定要慎重思考,小心推敲,并做好被公开质疑的准备。如果有对语文教育的不同观点,欢迎交流探讨,但前提是本着一颗热爱语文、热爱教育的初心,而非出于市场利益的考量,更不是靠炒作或蹭热度来博取眼球。如果是真心热爱语文教育的人,我也不拒绝私下交流、各抒己见,免得孩子们无所适从,也免得我下课后还要在电脑旁敲这六七千字。毕竟还要好好教学,没有那么多时间论战。


第三,不要口是心非。应先生的这篇文章,题目就很怪:《吾爱大语文,吾更爱真理》。且不谈这题目暗讽大语文站在了真理的对立面,单从逻辑上就讲不通。亚里士多德说“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是因为他尊敬自己的老师柏拉图的人格,却无法认同柏拉图的某些观点。应先生一开篇就说“作为一名文科男,吾深爱大语文”,倘若不是虚辞,又何故将它推至“真理”的对立面呢?如果大语文真的站在了“真理”的对立面,又有何可爱?我猜想,应先生是了解文学之美的,可能由于某些执念,始终把自己架在了另外的立场上吧。


第四,语文不是游戏。执着于语言的聪明人,很容易把语文当成文字的游戏。我想说,语言文字的巧妙和精深仅仅是语文魅力的其中之一,而且绝非最重要的一种。语文是我们民族的思维工具和底层密码,不管是暗讽XBB,还是讨论“猥琐”一词的几种用法,都和孔乙己炫耀“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种写法”一样,不是大才所为。正如我这篇文章的三个标题里藏着“应如是”三字一样,动动小脑筋而已,没什么了不起。


邵鑫   2018年11月1日

立思辰大语文商业特许经营备案企业 京ICP备15053428号-4
400 105 9618
加盟咨询
北京承启未来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备案号:京ICP备15053428号-4
咨询电话 400 105 9618